专家论生态 LOL外围 >> 新闻聚焦 >>  专家论生态

长江航道整治和维护的绿色发展之路

时间:2019-03-17 点击:


 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工程中实施的生态护岸工程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了长江经济带两省四地,在武汉主持召开了专题座谈会并发表了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讲话。讲话阐述了在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要处理好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要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在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时代背景下,长江干线还需不需要开发和治理?习总书记也给出明确的答案。不搞大开发,不是不开发,而是要探索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同样的道理,长江航道的治理和维护也需要正确处理好与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不断创新航道建设和养护理念,走科学发展和绿色发展的道路。


本文刊登于《LOL外围》2018年第六期,全文敬请翻阅期刊

作者 | 葛新兴

长江航道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主持经理层工作)

编辑 | 严杭


 长江航道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主持经理层工作)葛新兴

1长江航道整治的绿色之路

航道工程的生态理念

传统的航道建设和治理往往只考虑河床演变、浅滩类型、航道等级、通航保证率等技术因素。整治工程常采用调水坝体、硬质护底护岸等工程措施,对水生生物、沿岸湿地资源和流域水生态系统都有一定的影响。而如今在“共抓大保护”的社会共识下,我们大力倡导与自然和谐、保护自然环境、建设生态航道的理念。生态航道的建设,不是简单的保护生态环境,还应该统筹考虑流域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在生态保护和航道建设之间找到平衡点,对航道进行科学治理和适度开发,提高航道与生态的和谐度,实现航道建设与生态文明建设的同步推进。实践证明,“固滩稳槽”这一新思路较好地解决了三峡工程下游航道治理与复杂外部条件的协调性问题,通过守护关键洲滩,引导三峡工程下泄的“清水”冲刷航槽,从而提高航道水深,达到整治目的。“固滩稳槽”避免了对河道水文情势的过度调整,强调因势利导,具有生态友好属性。

长江中游荆江段航道整治工程在按“固滩稳槽”这一思路实施治理的同时,还进行了生态环境保护顶层设计,开展了一系列生态保护的积极探索,实行生态工程建设与整治工程“三同时(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并在荆江航道整治工程概预算中,专项列出了2.68亿元的生态建设环境保护资金。在整治实施过程中,一方面以全新的节能环保施工理念尽可能减轻工程施工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另一方面,坚持航道整治与生态修复相结合,边整治边修复,及时消除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在2018年新开工的长江“645”工程武汉至安庆段6米水深航道整治设计中,不仅有固滩护岸等工程措施,还有湿地营造等生态修复措施,工程施工完结后,还将对营造完成的湿地进行必要的养护,确保人工营造的长江生态湿地逐步达到自然生态的稳定可持续状态。此外,水生物保护措施,生态护岸护滩,三维土工网垫、生态鱼巢砖、透水丁坝等生态航道建设新技术均得在长江航道整治工程中得到应用。

2 航道疏浚

疏浚施工是长江航道治理和养护当中,确保航道尺度、保障航道畅通不可或缺的工程措施。但随着生态环保要求的提高,传统的疏浚方式也饱受诟病,长江航道疏浚面临严峻挑战,亟需尝试和探索新的疏浚方式方法,降低航道疏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传统航道疏浚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航道疏浚环节主要是包含有挖泥、输送以及疏浚土处置3个阶段,怎样降低挖泥所造成的二次污染,以及如何高质量低污染的处置疏浚土是实现生态友好型疏浚作业的关键。

长江中下游的航道疏浚以往多采用自航耙吸船边抛、或溢流装舱后到指定的深水区进行抛卸。这样的维护疏浚方式虽能较快的消除航道出浅碍航、达到应急抢通的目的,但不可避免地会对施工水域造成一定范围内的泥浆污染,进而对水生动植物繁衍生息造成影响。在长江中上游,对于硬底质的碍航浅点,以往多采用水下钻孔爆破清除碍航浅区,即使是孤立的沙质浅区浅点,甚至都采用裸爆快速清除的方式。航道内爆破清渣疏浚的方式虽然是长江上游地区的常规维护手段,但不可避免地会对施工水域及临近一定范围内的水生动物造成严重威胁。


 长江荆州太平口江段航道疏浚作业

近年来,为了降低航道疏浚对长江生态环境的影响,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新的疏浚工艺和方法。比如为了处理好疏浚弃土,采用了绞吸船接管线吹填上岸或耙吸船接驳吹填等方式。但上述方法仍有待完善:一方面接排泥管线施工占用水域面积大,对航道通航影响大;另一方面航道淤积出浅部位多变,一般难以随时随地在特定的淤积区附近找到合适的弃土吹填存放区。

为了解决硬底质或较硬底质浅区爆破施工对长江水生动物的不利影响,我们也尝试改用抓斗船或铲斗直接挖除,但该种方式应急抢通能力不足,且同样需占用大面积水域而影响通航。

探索疏浚弃土资源化综合利用的途径

为使无人操控系近年来,长江航道的维护疏浚随着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长江安庆至武汉段6米水深航道等项目的实施,疏浚量逐年递增。而长江沿线严格控制河道取沙,严厉打击非法采砂,客观上也使得各地建筑用砂需求与砂石资源供应紧张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一方面逐年增加的疏浚弃土无处安放,另一方面砂石供需矛盾难以解决。因此,探索长江沿线疏浚弃土的资源化综合利用越来越多地被沿江省市所重视。长江中下游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省市都已提出了相应需求,长江水利、航道等管理部门协同沿江多个省市政府机构召开多次座谈会和研讨会,共同研究解决疏浚弃土上岸的政策和管理问题。部分城市如湖北荆州已经成功实现了疏浚弃土综合利用。

疏浚土1.jpg

 推进长江航道疏浚土利用研讨会

目前需要探索并解决的,第一是限制疏浚弃土上岸的技术与政策障碍,第二是沿江城市政府部门与长江水利及航道管理部门的协调机制的建立,第三疏浚弃土上岸过程中与上岸之后的管理问题,避免因管理漏洞造成滥采乱卖,走向另一种生态环境破坏和市场秩序紊乱的极端。

总体上说,疏浚弃土采用吹填上岸的方式进行后续资源化综合利用,不仅降低了航道疏浚对施工水域生态环境的影响,还可部分满足沿江城市对砂石资源的需求,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应加快机制探索,并推广应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